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更多精彩博文,详见成都商报记者官方博客:成都部落客

 
 
 

日志

 
 

记者手记:李盟盟事件新闻背后  

2010-08-23 12:1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都商报记者 牛亚皓

 

记者手记:李盟盟事件新闻背后 -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成都商报记者牛亚皓帮李盟盟打字,和全国网友在线交流

 

李盟盟终于圆了她的大学梦,听说消息后我站在她身边,那种高兴,不是一句话就能形容的。回顾采访历程,几份波折,几份欣慰。

 

(1)                                                                                                                          

作为全国首发李盟盟事件的记者,很多人问我,你是怎么知道李盟盟的事情的?

说简单,也不简单,或许这是缘分。8月14日晚上,我本来是在查有关开封“城摞城”遗址的信息,翻到百度贴吧的“开封吧”,又翻入“河南吧”,翻了好几页,大概就是第5页,看到了一个帖子。发帖人自称李盟盟,说自己是开封陈留镇四中的学生,今年高考考了565分,现在却没有任何大学上。因为开封县招办将她的志愿表锁在柜子里忘了提交,毁了她的大学梦。当时这个帖子有三个无奈情绪的网友回复,大约引不起大家的关注,就沉了。

我盯着电脑屏幕。帖子说的是真的吗?

短短三百字的求助信息,名字,学校,事件,最末尾还有一个仰天大哭的头像。没有联系方式。我试着注册了“人群外2010”的ID,发站内信息,又在帖子下留了一个QQ号,盯着电脑刷新,15日等了一天,没有任何回复消息。

(事后,李盟盟告诉我,这是她托本家嫂子发的帖,嫂子也不常上网,发了就没再来看。)

既然如此,那只好去找了。

 

(2)

16日清晨,我奔赴开封县陈留镇四中,转车,转车,一路骄阳。

下午2点,终于被卸在一个偏僻的类似于昏黄记忆里的一个小街上。

顾不上吃饭,在烩面馆肉香味的摇摆中,错身而过,拐入一个破旧的胡同。经过一片玉米地,来到开封四中。门前水泥地上晒着粮食,两边的墙上,是2010年本校高考高分榜,匆匆扫了一眼,没有李盟盟。

学校里高一高二都已放假,只有三个刚刚开起的复习班。复习班同学头埋在厚厚的资料里。一位任课老师刚与大家见面,简要介绍了新的生物教学大纲。刺耳的下课铃声响起,复读的同学从教室冲出,使劲呼吸,到楼旁的水管下用矿泉水瓶接凉水。

——这种情景我是熟悉的,因为自己本就在高中复读过两年,深知复读的压抑和痛苦。如果让本就考了高分的李盟盟再复读,情何以堪?

复读生小A和小B正是这时候遇到的。这两个90后的孩子,看着别的同学拿着录取通知书来领档案那神采飞扬的样子,脸上是深深的忧伤。

AB在得知我的来意后,课不上了,带着我在校园内四处找李盟盟的痕迹,甚至建议我去学校的大喇叭里喊一声:李盟盟,你在哪里?

那时,学校领导和老师大多数不在学校。在的老师都不认识李盟盟。校园内报刊栏也贴着高分录取榜,有两个叫蒙蒙的,就是没有李盟盟。

在三个复读班里问,没有同学认识她。他们都是应届毕业生,有的不是本校生,同班的都还不认识。

 

(3)

我看小A小B找得满头大汗,便带他们出校门买水。正买着,身后的小A哇哇大叫起来:找到李盟盟啦!我一看,啊,这不就在照片墙上吗,一点不错,李盟盟,565分。

小A小B又研究了照片前后排列的规律,判断李盟盟为理科复读班学生。

我们站在路上等有老师来。下午三点多,只见一个白白瘦瘦的老师走了过去。

“那是原来复习班的数学老师石华清。”小A说。

我们赶紧跟过去。石华清老师是个严谨的人,说着普通话,字斟句酌。他在阳光里瞪了好长一会儿,把我给他的名片在手里都快揉成烂面叶了,终于斩钉截铁地告诉我:“我对这个学生没印象。复习班学生很多,我又不是班主任,我不认识她。”

我缠着他,他走哪儿跟哪儿。“记者同志,我真的不认识她。”他快步边走边说。

但我发现了他眼神里的犹豫不决。“石老师,你帮忙联系联系吧!”我跟着他。

他明知甩不掉,便答应帮我联络学校领导和复习班的班主任。联系了一圈儿,他告诉我,没有人认识这个学生,要查询李盟盟的信息只有等一位主管学生档案的副校长来。

他给了我这名副校长的手机号,就迅速消失了。一打,已经关机了。

还好,我多个心眼儿,死缠烂打留下了石华清老师的电话。因为看得出来,他有难言之隐,他是个优秀的老师,如果真知道内情,他不会一直冷视下去。

 

(4)

告别了小A小B,我在校门外镇上徘徊,把整个小镇的中心区域转了几遍。有些卖裤子和雪糕的妇女盯着我看,以为我丢了什么东西在不停地找。

我一面徘徊,一面做石华清老师的思想工作。这名有着干净面孔的数学老师,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正式答应帮我联系学校的领导,无论如何今天要问到李盟盟。

稍后,学校政教处主任张法来了,学校党支部书记王志忠来了,校长王恩博也来了。他们紧紧握着我的手,无奈地说,在假期间就听到了李盟盟的事情,她是本校理科复习班的学生。

20分钟之后,一个陌生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我挂掉,回过去,是李盟盟的父亲李国新。我说,你让李盟盟发短信,告诉我你家的地址,我现在过去。

“范村乡传里砦村”。

对于不熟悉路的司机来说,去李盟盟家,是个考验人的事情。那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左弯又拐,一会儿趟水,一会儿过桥,像走迷宫一样。司机师傅大概问了有二十几次,才终于在一辆摩托车的带领下找到了李盟盟家。

这个家,穷得不像样子。没有院墙。破瓦屋三间。没有电视。灰惨惨的。

李盟盟蹲在院子里的小方桌旁,眼神充满哀怨。小方桌上摆着两个圆滚滚的西瓜,刀宰那西瓜,像县招办的工作失误宰李盟盟的命运那样。

 

(5)

坐在院子里和李盟盟及其父母聊天,天渐渐黑下来。一时间,我回头一看,身后已经围满了李家的亲戚和街坊邻居。他们静静地听完,你一言我一语地愤愤不平起来。

“这个村,数这一家最穷,没有院墙,屋子20多年了,现在农村哪儿还有这样的家儿?”

“俺们这村,这么多年来,高考分数数盟盟考得最高,怎么就没大学上?”

“盟盟的妹妹供她上学供了三年多了,18岁的小女孩在外地打工不容易。”

“记者同志,您一定要帮帮盟盟,这一家现在是走投无路了。”

其实不用他们说,我端起他们让着的西瓜,手在发抖。采访完,夜色四合,我跳上车,默默地离开。

我当时在心里说,感同身受。

 

(6)

第二天,在县招办堵了一上午,下午给省招办打通了电话,所有李盟盟的事情都被证实。再采访李盟盟的同班同学、班主任等。

熬了一个通宵。18日,稿子发了出来。早上六点,开始给所有自己认识的记者打电话,呼吁大家关注李盟盟。包括我的亲戚、朋友、同学,让他们帮忙发帖。

19日,成为全国焦点事件。打电话给我的记者朋友有多少人,李盟盟的手机上就会有多少人的来电。多少人,我们都数不清了。

20日,李盟盟和父亲来到郑州。“哥!”她打给我电话,这样喊我。

下午,我和盟盟一起来到一家网站和网友交流。她回答,我打字。

整整一个下午,网站的一个工作人员都以为,我是她的亲哥。

晚上,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录取李盟盟的消息传来,大家都跳了起来。

晚上,李盟盟的父亲握着我的手,“千言万语,我都不说了”。

千言万语,我们都埋在心里。祝福大学生李盟盟有一个美好的前程!

 

 

高兴,感谢

今天晚上河南省招办证实,李盟盟已经被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录取,我们听了都很高兴。

感谢在这件事上付出努力的,都市快报记者冯志刚,每日新闻网记者刘振声,大河报记者周斌和习宜豪,郑州晚报记者张锡磊和袁帅,扬子晚报记者谷岳飞,新京报记者张寒,新浪河南编辑王新峰、花栀子、杨高磊,天涯网编辑刘玲玲,中原网新闻中心主任陈祖强,优酷网记者陈斌,法制晚报记者温如军,成都商报记者刘虎,南方日报记者李秀婷,成都电视台《真相30分》记者伦恒久,南京电视台记者李飒,凤凰卫视《冷暖人生》记者张皙闻,河南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郑长中,郑州公交一公司员工连焱坡,所有付出努力的河南各大媒体、全国各大媒体的记者们,以及李盟盟的班主任开封四中老师张长志、同学刘征等、数学老师石华清、政教办主任张法、党支部书记王志忠、校长王恩博,开封县招办主任王富景、副主任张兴,河南省招办的领导,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的领导,所有关注、发帖、顶帖的我们的朋友和全国各地的网友们......

名单不全,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请谅解.....

——成都商报记者牛亚皓和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生李盟盟

最新猛料博文:
  评论这张
 
阅读(54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