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更多精彩博文,详见成都商报记者官方博客:成都部落客

 
 
 

日志

 
 

解禁孙继海,韦迪其实为了保官帽!  

2010-08-10 11:0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都商报 许绍连

   又一个周末过去了,又一轮联赛结束了,韦迪留给球迷的印象又在这个周末进一步加深了。但是,很遗憾,这一次与前N次一样,又是负面!至于原因,很简单,韦迪出面,在“假惺惺”地举行一次听证会之后,便将孙继海的禁赛3场给抹去了。而韦迪可能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他看似“讨好”了陕西球迷,“避免”了一次球场风波,没想到却引起了更大的风波——因为由始自终,韦迪都没有想到“以法办事”,而是“跟着感觉走”,于是一个短期的混乱避免了,更多的长期混乱却就此埋下了伏笔!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上周二,纪律委员会根据比赛监督及当值裁判的报告,对孙继海做出了停赛三场罚款15000元的处罚。究其原因,是因为孙继海在陕西队客场与大连队的比赛结束后,对裁判强烈不满,不仅摔掉了队长袖标,而且冲着裁判情绪异常激动,一度引起了现场的混乱。事实上,孙继海当时的激动与愤怒也是有图有真相。纪律委员会可以说正是结合这所有的证据,对其做出了停赛加罚款的处罚。
       然而,处罚决定公布后,不仅孙继海本人不满,陕西俱乐部不满,而且陕西的球迷更是上书中国足协,将对孙继海的处罚以及陕西球迷在大连的被殴打结合到一起,要求足协处罚大连赛区并解禁孙继海及科萨。陕西球迷甚至还通过多种途径表达了在周末的联赛中将声讨足协并向亚足联官员投诉中国足协的计划。可以说,正是陕西球迷的这种态度,加之西安赛区之前便曾经出现过严重的治安问题,最终让韦迪选择了“妥协”。
       据多家专业媒体所披露的最新消息,尽管韦迪很清楚按照3月份下发的《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及处罚办法》中的相关规定,被停赛3场的孙继海实际上是没有申诉资格的,也就是说像孙继海这种处罚,纪律委员会的处罚就是最终处罚,但他还是坚持让仲裁委员会“破例”为孙继海举办了“听证会”,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在“听证会”召开之前便已经定下了“解禁”的基调。也就是说,孙继海从申诉到解禁,看上去是仲裁委员会做出的决定,实际上就是韦迪一个人的决定。抛开孙继海是否应该被处罚以究竟该如何处罚不论,韦迪一个人便决定了所有的事情,既然是如此操作模式,那还要纪律委员会与仲裁委员会做什么?也就是说,韦迪以他强硬无比的方式,让我们见识了什么叫人治,以及什么叫“当官的说了算”。
       基于韦迪的这种处理问题的方式,我们可以想象他以前在重竞技中心以及水上中心是如何“一言堂”的,但是,这一次他显然将自己的“能力”用错了地方——足球不是重竞技以及水上这种“奥运重点保护项目”,而是一个高度市场化的项目,在这里,人们不仅希望看到成绩,同样需要看到程序与正义,甚至在很多时候程序与正义比成绩更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也是一个国家法制精神的一个缩影。而令人遗憾的是,韦迪让我们所看到的,恰恰是反面!
        众所周知,就在短短的一个多星期之前,山东鲁能俱乐部也曾经就纪律委员会对李金羽做出的停赛5场的处罚表达过异议,但中国足协以一句“停赛不满6场,不在申诉范围之内”便“理直气壮”地给驳了回去。由于相关规定中确有这样的规定,于是鲁能俱乐部自然也就只能忍下去了。没想到,短短的一周之后,中国足协或者更准确地说韦迪便让鲁能俱乐部见识了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韦迪为什么要解禁孙继海?有人说那是因为陕西俱乐部“能通天”,在我看来,这倒未必,更多的是因为韦迪因为担心出现“群体事件”而丢了自己的乌纱帽!因为陕西的球迷已经明确表达了跟足协“叫板”的态度,于是,为了“息事宁人”,韦迪选择了对他个人来说更安全的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而这显然又是一种“为官之道”,而非一种“为法之道”……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