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更多精彩博文,详见成都商报记者官方博客:成都部落客

 
 
 

日志

 
 

最爱世界杯的人都在监狱蹲着  

2010-06-23 00:1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都商报 谢礼恒

   南非世界杯的热浪席卷全球,世界各地球迷犹如欢庆节日一般,而有一群特殊的球迷群体同样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享受足球带来的乐趣。近日,南非、墨西哥以及泰国等地的囚犯纷纷得到“特赦”,能够在世界杯期间观看比赛,并且在狱警的组织下开展足球赛。南非激战不断,而这牢笼里的世界杯同样是如火如荼。来看各地身陷牢狱的囚犯如何抒发与南非世界杯的“不解之情”。
 
南非:囚服换球服
        因为世界杯的到来,东道主全国上下热情高涨,监狱里的犯人甚至因为不能看到世界杯的转播发生了暴动。
        为了让身陷牢狱的囚犯们也能在自家门口感受到足球的激情,南非政府特别承诺赠送一批彩电给各地的监狱。而在比勒陀利亚的一所监狱,因管理方没有及时为囚室安装电视,满怀希望的囚犯们从绝食发展到暴动。发生暴动的监狱里的一名囚犯说:“他们告诉我们政府送了我们电视,我们可以看到世界杯的直播了,大家都无比兴奋。可在世界杯开幕式以及南非队与墨西哥队的揭幕战当天,并没有人将电视机送来囚室,于是大家开始拒绝去吃早饭,以迫使监狱方面妥协。”后来在南非政府的干预下,他们终于在如愿以偿地在囚室里看到了直播。
       除此之外,南非的囚犯们还有幸体验了一把在球场上飞驰的感觉。南非有一项通过足球帮助囚犯服刑后尽快融入社会的推广项目,名为“用Diski搭建沟通桥梁”,“Diski”就是当地人对足球的“爱称”。一群英格兰球迷通过这项活动,自发组织到比勒陀利亚一所监狱,与那里的犯人们踢了一场友谊赛。
       比赛在监狱外的一个球场进行,奎科斯和队友们脱下囚服,统一换上南非国家队队服,坐上大巴前往赛场。一路上他们都兴奋地用钉鞋敲击地面打着节拍,载歌载舞。“每个人都期待这场比赛,大家都知道这样的经历恐怕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奎科斯说。已经服刑了25年他,如今的身份是监狱足球队队长。“等着瞧吧!今天我会把那群家伙干掉的!”奎科斯在队伍中扮演着锋线杀手的角色,他对自己的球队充满信心,“我们的中场实力非常强大,锋线又极具杀伤力,相信我们一定能成为最终的胜者。”
       尽管失去了自由,但对足球的那份热情从未曾改变。尽管只能守着监狱里的电视机,奎科斯和狱友们依然期待在家乡举办的世界杯,“从南非申办成功开始,我们就特别激动。在监狱里看球也算是独一无二的体验吧!”如今,当了观众还能自己上场过过瘾,奎科斯和狱友们自然是喜出望外。“我们可是一支攻击型的球队,上了场就是要不断得分。”28岁的科斯霍娜·塔莎娜已经服刑了七年,“我们的中场实力超群,这可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英国球迷足球队队长佩里曼是一名体育记者,他说:“既然来到南非,就应该跟当地的业余球队踢一场球,这样才算圆元满,才算是我们的世界杯。”尽管只是一场“山寨世界杯”,比赛却弄得有模有样。挺着啤酒肚上场的英格兰球迷大卫·汉库克要求,赛前演奏两国国歌、双方握手致意以及合影等环节一个都不能少,必备的嗡嗡塞拉也出现在了球场边。他觉得这是重塑英格兰球迷国际形象的良机,“这些年,我在很多地方踢过球,比如阿拉伯国家又比如现在的南非。我希望这能够让大家对英格兰球迷有一个重新的认识,我们不都是流氓!”“走进监狱球场时,身穿南非国家队队服的犯人们列队欢迎我们,那一刻我们感到无比自豪,仿佛他们是真正的南非国家队,而我们是真正的英格兰队。”佩里曼说。经过一番激烈比拼,双方最终以2:2握手言和。“我们的表现可比真正的英格兰队好得多。”佩里曼自豪地说。
        佩里曼说刚听到要去监狱踢球的时候,大家都有点心虚,“为什么我们非要去监狱踢友谊赛呢?我的脑海里不断闪现着各种有关南非暴力的报道:抢劫、枪击、谋杀。万一比赛进行时发生暴动呢?”不过英国领事给大家解释了“用Diski搭建沟通桥梁”这个项目后,他们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汉库克说:“每个人都被赋予了改过自新的机会,他们中不少人即将刑满出狱,足球是他们重新融入社会的契机。”
 
英国:球迷因世界杯不愿出狱
       没有人会留恋铁窗生涯,在南非监狱服刑的犯人们都想通过足球尽快回归社会,英国人阿瑟·克鲁克却因为足球死活不愿离开监狱,甚至主动要求延长自己的刑期。
       世界杯开赛不到一周,克鲁克非常享受在监狱里和一大群球迷一块看球的氛围。克鲁克因破坏公务、妨碍公共秩序等罪名在莫西塞得郡的一所监狱服刑,他将在7月5日刑满释放。如果按照原定时间出狱,那天他就无法和狱中的朋友们一起收看世界杯决赛了,而他预计自己最喜欢的两支球队将进入决赛。“我估计,那场球应该会在阿根廷与巴西之间进行。”克鲁克满怀信心地说。
       眼看距离着重获自由的日子越来越近,克鲁克却像狱警们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千万不要赶我走,让我待到世界杯结束好不好?”不过,当地监狱管理部门已经驳回了他的无理要求。7月5日,不管克鲁克愿不愿意,他都必需离开监狱。
 
泰国:牢狱时光是最快乐的
       虽然泰国队没能参加南非世界杯决赛阶段的比赛,世界杯的热浪仍然席卷了泰国。就在南非世界杯开赛的前一天,“2010年监狱世界杯”远在东南亚城市曼谷提前上演。
     “监狱世界杯”是泰国普雷姆监狱多年来的传统,从2002年韩日世界杯开始已经举行了三届,这项赛事是由泰国刑事矫正厅、泰国国家体育局以及旅游体育部共同推出的。今年的“监狱世界杯”在泰国曼谷中央监狱举行,狱中外籍囚犯达到1000人,涵盖45个不同的国家,囚犯们可以自行选择按照相同国籍组队,如果需要的话还可以挑选泰国籍球员。比赛采用7人制,比赛场地为一块沥青球场,冠军还可捧起“大力神杯”的复制品。最终有来自16个国家的百余名囚犯参加了比赛,参赛球队包括了德国队、阿根廷队、法国队以及巴西队等。搞笑的是,比赛的赛程完全模仿了南非世界杯,本次“监狱世界杯”开幕赛在南非队与墨西哥队之间进行,随后是法国队对阵乌拉圭队。“监狱世界杯”不仅有参赛队,还有拉拉队,他们身着“奇装异服”,呐喊助威,身后的墙上绘有各式旗帜和世界杯图案。52岁的亚历山大?克雷普斯,因贩毒在泰国获刑16年监禁,在球队收获一场平局后,他依然十分高兴,“今天我们不太走运,但我确实玩得非常开心。”
       狱监普利达·尼尔斯里多年来一直在推动这项比赛,他始终相信足球这项全民运动一定能对这些囚犯们产生积极的影响,“我相信他们都想重新做回好人,而体育能够让他们体验正常人的生活。”泰国刑事矫正厅副厅长塔尼说,“我们认为体育运动是重塑囚犯人格、使其回归社会的一种途径。足球运动将可帮助这些囚犯建立起纪律感、责任感以及团体协作精神。”当然,只有那些表现较好的囚犯才可获准参加“监狱世界杯”。尼尔斯甚至说服了监狱管理方,邀请普通市民前往监狱观看比赛,为这群特殊的球员助威,泰国的PBS电视台还对比赛进行了转播。当然踏上看台之前,所有观众必需交出手机、钱包等禁止带入监狱的物品,还要接受一定的搜身检查,不过仍然有大批的市民到现场观战。
      “这是我在牢里度过的最愉快的一段时间。”因私藏海洛因入境,43岁的米歇尔·布雷克已经在这里服刑17年,尽管他没有入选任何一支球队,不过在赛场边当一名球迷已经令他相当满足了,“囚犯的生活可没什么乐趣,能有这样的球赛大家都很喜欢。”
       南美洲的秘鲁是一个对足球十分狂热的国家,监狱里的囚徒们对于今年的南非世界杯也充满了期待。可能是受到了曼谷“监狱世界杯”的启发,秘鲁监狱管理方为了更好地改造囚犯,也推出了监狱版的“南非世界杯”。在南非世界杯开幕前,秘鲁首都利马的一所监狱的“监狱版南非世界杯”提前拉开了战幕,各个参赛队伍的球员全部都是这所监狱中的囚犯,他们自发组队,并身着世界杯参赛队球衣参加比赛,角逐冠军,场地就是犯人们平时“放风”的那个小院子。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虽然“监狱般南非世界杯”采取的是5人赛制,不仅有32支球队参加,赛程和南非世界杯完全相同,甚至还有自己的开幕式——有监狱歌手唱歌、跳舞等各类娱乐表演,内容丰富多彩。比赛的进程也是相当的激烈,在揭幕战中,“东道主南非队”最终以3比2战胜了“俄罗斯队”,由于拼抢激烈,裁判甚至还中还出示了红牌。一位监狱官员打趣道:“如果你的刑期是10年的话,得几张红牌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另外,为了让服刑者也看到韩国队在世界杯上的比赛,韩国监狱网开一面,更改了以往晚上21点熄灯上床的严格规定。因为时差问题,如果执行原来规定,犯人将不能完整看完韩国队的比赛。为了照顾犯人,韩国监狱特意更改时间,他们将有幸能看完韩国队的所有比赛。对于警方来说,这样做无疑少了许多风险,至少不用担心有犯人因为看不到世界杯而暴动了。

最新猛料博文:
  评论这张
 
阅读(131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