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更多精彩博文,详见成都商报记者官方博客:成都部落客

 
 
 

日志

 
 

我所认识的韩国女人  

2010-03-12 11:39:03|  分类: 国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成都商报 潘媛

最近韩国女人和中国导演干上了。
     先是王颖的《雪花秘扇》找章子怡和舒淇,说是有裸戏人家舒淇不干,于是找了全智贤。韩国媒体争先报道全智贤将全裸与章子怡演同性恋。后来王颖亲口否认有裸戏,惟一的床戏还是和男人的,章子怡也换成了李冰冰,邓文迪也并没有投资,一场国际大戏于是降格为中韩合拍。
     接着,宋慧乔和陈凯歌打起口水仗。乔妹仗着自己尚在王家卫组里混着,和《赵氏孤儿》讲起价钱。人家陈大导演都当着记者的面说了,宋慧乔这个演员吧,眼里的单纯让人看着心疼,这是解释说,为啥让一个外国人来演庄姬,一副我挺看得起你的意思。此事经过韩国媒体报道,宋慧乔经纪公司觉得脸上挂不住,赶紧放消息说宋慧乔不会演《赵氏孤儿》,也没见过导演陈凯歌。这下陈凯歌也火了,找人出来宣布散伙原因:“宋小姐牌太大了,我们伺候不起。”没事,我们有更美的国产庄姬,范冰冰赶紧接棒。
     这事儿还没完,昨天有消息说,另一部古装大片《战国》有请韩国女星,有可能是宋慧乔,也有可能是全智贤,关键看谁先干完手头的活儿。
     宋慧乔也好,全智贤也好,都是我眼里的大美人。有一次在香港拍全智贤,我身边那位拍过海啸拍过打仗号称阅人无数的中年摄影男啧啧称奇,“这女青年,搔首弄姿,太懂镜头了。”那个时候全智贤刚演完《雏菊》,略微有些发福,表情木然,别人说话的时候,她也听不懂,于是挠挠手腕啊,拢拢发丝啊,噘噘嘴啊,稍微一个小动作,下面就唰刷唰闪成一片。全大美人见惯不惊。
     李英爱的气场则完全不同,一点也不含挑逗的成分。大约4年前,李英爱在中国捐赠一所小学。我从成都坐三个小时飞机到杭州,再坐三个小时汽车到千岛湖,再坐三个小时船到一个湖岸的村庄。终于晕头晕脑下了船,我第一次见到了李英爱。至今我仍记得她当天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面露微笑,她脖子上的皱纹显示出女人的年纪,但是整个人美极了,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气度,让我差不多看呆了。那一刻严重晕机晕车兼晕船的我醒了过来,这种美貌大概也只有“氧气美人”可以形容了吧。
     不过,在采访李英爱之前我并没有看过红到发紫的《大长今》。此外我也没有看过别的任何韩剧。韩国电影,印象深刻的只有《我的野蛮女友》,再一个是《丑闻》。《丑闻》里面那个女主角我到现在也都不认识,但当时惊为天人:不是因为她的美,而是因为她的干净,干净到近乎透明的皮肤和瞳孔。
     对于韩国明星知识储备的匮乏,曾让我非常尴尬。2005年秋天我在釜山采访电影节,整个开幕的红地毯上,我就只认识一个金喜善。其余的人肯定也非常有名,因为每出现一个,周围的人就负责尖叫。我只好问身边的韩国记者:这人是谁?他热心地告诉我一个名字,我也没办法记下来,因为听不懂。到后来我们彼此都觉得索然无味。
     但我又总是与韩国女人有缘分。2008年10月,我原本打算再去釜山电影节,后来因为中国的一部参赛片出了点问题,所以签证都办下来了却没成行。电影节开幕当天,崔真实自杀。于是我仍然去了韩国,采访内容从釜山电影节变成韩国明星自杀之谜。
     从首尔江南区出发,搭乘地铁到最西北角的一站,然后换乘大巴,一路上穿越许许多多的村庄和小镇,一直摇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抵达目的地:京畿道甲山公园墓园。公墓的管理处牵着一张很大很新的横幅,崔真实的笑脸在稀薄的阳光里,显得冷清而肃穆。那天我运气好,见到了崔真实的妈妈。我通过翻译对老太太说:“我是中国来的影迷,来看看崔真实,希望妈妈您能过得好好的……”说到此处,老太太双手一颤,竟然一把把我抱住,我能感觉到这个瘦弱的身体在悲痛中颤抖,这种颤抖传递到自己身上,就使得之前一点准备都没有的鼻子突然酸了起来——其实说真的我不是崔真实的影迷,在这次采访之前,我连她长成什么模样都不清楚。
     在回去的地铁上,翻译突然指指头顶对我说,上面就是韩国著名的整容一条街。首尔的大街上,穿校服的女孩子都很丑,但超过18岁的,个个都高挑漂亮。翻译说,韩国女人化妆的粉底,最基础的也有7层。她们一般凌晨2点才睡,早上6点就起床,化妆1个小时,路上花2个小时,晚上7点下班,最早到家的女人一般要到晚上9点才能脱下高跟鞋。
     华灯初上的时候,首尔最繁华的江南区挤满了人,所有的人都站在地铁口等待同伴,所有的人都在讲电话,发短信。女人们补好妆,神采奕奕,男人们在电话这头哈哈大笑。小吃店、烤肉店和酒馆门口排起长队——人们预备用酒精来麻痹紧张了一天的神经,似乎除此之外,他们别无他法。

 

  评论这张
 
阅读(9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