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更多精彩博文,详见成都商报记者官方博客:成都部落客

 
 
 

日志

 
 

青春的绝唱,记忆的绝唱—再见小虎队  

2010-03-01 11:48:47|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成都商报 潘媛

 第一次,我如此快步地回家,就因为央视元宵晚会,只因为小虎队。

     因为这也许就是绝唱,青春的绝唱,记忆的绝唱。
            青春的绝唱,记忆的绝唱—再见小虎队 -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我最近的MSN签名是“我还没看阿凡达”。
     我并非刻意反潮流,但不知为何我这一生总是与潮流错过。
     童年那阵子过得非常懵懂,在同龄的小女孩穿着花裙子在母亲的带领下阅读格林童话时,我忙着在煤炭堆里躲猫猫,光着脚丫爬树,热衷于学习滚铁环和弹玻璃珠。遗憾的是女孩子擅长的游戏我却一样都不会,至今踢鸡毛踺的本领还不如我先生。
     我6岁上小学,认识几个字以后,就迫不及待开始读小说,我读的第一本小说是《红岩》,大约有一半的字是猜完的。那个时候流行订阅《红领巾报》《儿童文学》《少年文艺》,还有什么“满分作文大全”之类的,我读的是《卓娅与舒拉》《红日》《西流水村的孩子们》《雁翎队》,阅读带给我的饥渴感,甚至驱使我把小贩包瓜子的参考消息抹平以后读得津津有味。
     初中的时候,全班女同学都把政治课本的书皮包在琼瑶小说外面,废寝忘食。而我当时居然沉迷于《奥秘》《科幻世界》,高一的时候还看了3遍《时间简史》。后来我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下定决心,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把琼瑶全集补完,并且真正掉了眼泪。
     我连一本完整的漫画都没有看过,只是因为喜欢临摹,所以帮班里的同学描了不少寒羽良、穆先生、阿拉蕾之类的画片。动画片我更是基本不看,被奉为经典的83年版《射雕》,我是2003年在英国读研究生的时候看的。
 纵观自己30年的历史,我发现只有一个潮流我没有错过。
     这个潮流叫做小虎队。
     我会唱很多小虎队的歌,这并不稀奇,但我指的是直到现在。那些歌词可以顽强地跨过20年的岁月,依然清晰而完整地刻在脑海里。有时候我想,保护得这么好,是因为一直没有让它们跳出来晾晒,就像木乃伊。
     在当年,能用手语跳完整段《爱》,是一件相当牛逼的事情。我因为太笨拙,始终学不会,因此自怨自艾了很长时间。不知是否是这段阴影,导致我现在一上台就脸红脚软,更无法开口唱歌或是演讲。也许现在的90后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当年一唱到“让我们自由自在地恋爱”就会用一阵嬉笑混过去。“恋爱”这个不敢大声唱出来的词,手语姿势却是现在都忘不了的———左手握拳,右手掌心在左手拇指指背上回旋。
     有一年到厦门去玩,大约是5月,当地人说,正好是凤凰花开的时候。我心潮颇为澎湃。
     南风又轻轻地吹送,相聚的光阴匆匆。亲爱的朋友请不要难过,离别以后要彼此珍重。凤凰花吐露着艳红,在祝福你我的梦,当我们飞向那海阔天空,不要彷徨也不要停留。
     每一次毕业我们都要高唱这首歌,等到我的人生再也没有毕业这个词出现的机会之后,我才真正看到歌词里提到的凤凰花:长着叶的姿态,穿着花的颜色,远看像是天边一朵火红的云,铺在绿树之上,我默默歌唱,凤凰花吐露着艳红……那一刻,我竟然像个诗人一般地多愁善感了几秒钟。
     这几秒钟让我后来很为自己羞耻了一阵子。
     昨天的太阳很好,我陪两个朋友去买东西。他们单位的春晚,要派三个大男人打扮成小虎队的模样怀旧。于是我们去新中兴淘一些小东西,买了背带、领结和小礼帽。我们一路上谈论着如何让山寨版的小虎队出丑,顺便回忆着当年那些磁带封套上的小虎队的打扮,惊讶于自己的记忆竟然如此清晰。
     小虎队成了老虎队,但他们三个都保养得相当不错,所以从直观上来讲,三个人并不容易引发物是人非带来的伤感。有时候不经意被伤感击中只是为了我们自己。据说,春晚彩排事为小虎队录音的录音师亲耳听到三人合唱时,当场惊呆了,连连感叹:“小虎队回来了!还是当年的味道!”排练期间,曾一度传出不和的三个人一边嘻嘻哈哈叙旧调侃,一边比比划划重温《爱》当中的手语动作,这一幕让一位80后工作人员不能自已,哭出声来。
     有一则未经证实的江湖段子说,央视台长大人在审查春晚时,听了《爱》,满意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到:“我觉得这个歌不错,通过我们春晚,将来一定能红!”另一个笑话是,一个80后记者正在荡气回肠地撰写小虎队的稿件,身边一个88年出生的实习生恍然道:啊?原来苏有朋是“小虎队”的啊!
     我那位可爱的教了几十年初中语文并担任班主任的母亲,有一次问我:是不是你们那个时候都幻想着有一个真正的青苹果乐园?因为有了青苹果你们就可以去流浪了。
     我当年还真的没有考虑过离家出走,即便是在最叛逆的日子里,都只是胆小地幻想片刻类似“每一天都是星期天”的念头。
     反倒是现在,真正成年以后,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奢侈地幻想着去青苹果乐园当一个流浪的小孩。在小虎队过去20年以后,“乐园”这个词才显得这般稀有。
 
  • [要闻]关注民生民意 商报今起带你上“两会”  张凌
  • [体育]刘翔今年两会到底提不提议案?!  谢礼恒
  • [娱乐]央视为何违背民意力保赵本山小品王?  彭志强
  • [体育]姚明女儿入美国籍,没有什么不可以!  许绍连
  • [情感]青春的绝唱,记忆的绝唱—再见小虎队  刘大树
  • [揭秘]刘谦杯具了,耍的小儿科魔术连我都会  蒋庆
  • [国际]智利地震前 我所看到过的美丽和凄凉!  孙鹏
  • [生活]会逮耗子的不一定是好猫,有时候是好狗  依然Sister
  • [组图]各国校花比拼:美国奔放越南含蓄  陈光明
  • [体育]韩国冰后金妍儿青涩期照片曝光  刘逢源
  • [组图]谁说没脚就不能开车了?!  陶轲
  • [社会]火车上见到的“稀奇”  王勤
  •   评论这张
     
    阅读(9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