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都商报记者博客

更多精彩博文,详见成都商报记者官方博客:成都部落客

 
 
 

日志

 
 

平反!《夏令营中的较量》让80后蒙冤18年!  

2010-01-14 14:09:54|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成都商报  陈东

垮掉的一代———80后最早、也是最沉的标签。

  生产日期: 1993年岁末,源于全国上下对《夏令营中的较量》一文的讨论。此后所有关于80后的讨论,大抵始于此。一晃17年,80后进入而立之年。当年的夏令营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文章作者当年为何写这样的文章,现在又如何看待此事此文?当年的小学生,现又在做什么?又如何看待对80后的争议?

  为此,本报记者对参加当年中日夏令营的小学生、中方辅导员,以及文章作者进行回访,以图重新审视引发80后种种争议多年、却始终不能被撕掉的标签。80后,是否真是垮掉的一代?

  

  

  说起《夏令营中的较量》这篇文章,可谓名声在外,并引发后来被大家熟知的“垮掉的一代”、“小皇帝”等等这样的概念或讨论。但在当年的草原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鲜为人知……

  报名

 

  1992年6月,三里屯三小(现为三里屯小学)6年级学生,12岁的关萌萌,看见学校贴了张通告:“我们需要与草原上的蛇搏斗,需要与草原上的天气搏斗,需要与草原上的走路搏斗……”

  通告是学校少先队大队辅导员杨金华贴的。

  1 月1日,现为中国青少年研究会项目开发部负责人的杨金华向本报记者回忆,当时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团中央与日本福冈蚂蚁蟋蟀游戏学校,要在内蒙古大草原上联合举办“中日少年儿童联合探险夏令营”。文件下发给各个区,由于安全性未知,没学校响应。当时他正好去区上领“个人先进奖”,领导叫住了他单独说这事儿。因为他一直在学校搞摄影,这事正好能让学生们出去采风,于是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关萌萌的父母最先都是老师,一家住在北京四合院,后来随着他们开始在教育系统任职,关萌萌的家也搬到了单元楼里。

  关萌萌从上学就开始自己穿衣服,自己上下学;见人就打招呼,做完作业才吃晚饭;上2年级时,关萌萌会拿个小本儿,跑到楼里帮忙收水电费。

  生关萌萌时父亲33岁,母亲27岁,与其他80后的父母具有共性,“经历过自然灾害和文化动荡,不想再让下一代受苦,况且更是独生子女”,自然不会让关萌萌干家务活和做饭,还总会取出积蓄,在暑假带她去北戴河、青岛等地旅游。有次父亲去日本访问,给她带了一个SONY的WALKMAN,价值1000多元,相当于当时两人半年的工资。

  得知这个夏令营,关萌萌的父亲、时任北京朝阳区教育局副局长的关三多心想:女儿都小学毕业了,应该让她离开父母出去锻炼锻炼,让她吃点苦。

  于是,关萌萌报了名。孩子们被拉到当时在建的首都机场,每人背着5公斤重的行李走路回学校,中途用柴火做了一顿饭。最先回学校的10个孩子,就是去参加夏令营的孩子,关萌萌便是这1/10。除此之外,还有5个名额来自团中央。

  入营

 

  1992年8月1日,15个北京的孩子坐火车到了呼和浩特,与中方另外15个来自“内蒙古政府高层子女”组成了中方阵营。随后,他们和77名日本孩子被要求到超市里自己购买物品。

  107名孩子被打乱编成了10个队,并被分为东西两个大区分别行动,徒步到大本营集合。关萌萌分在西区9小队,队里有10名成员。杨金华为东区中方辅导员,全面负责中方孩子及拍照。

  当天到草原已是大约晚上9点。日本孩子开始熟练地搭帐篷,关萌萌不会,但看见日本孩子钉了第一个桩子后,大概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很快就开始帮着钉第二个桩子。睡觉时,她开始觉得装备有差距:日本孩子的睡袋看上去很有质感,睡进去刚好合适,但他们的睡袋又大又不保暖,睡进去后觉得下面湿湿的。

  孩子负重公斤、行进里程多少?杨金华和关萌萌均表示“记不清了”。根据资料显示,较为大众认可的数据为:“不超过11千克”“一条23千米,一条29千米”。

  行军

 

  第一天出发时,杨金华注意到中方孩子一路唱歌,而日方孩子却是埋头走路。没过两个小时,中方孩子体力开始出现透支。

  中午到达一个目的地后,孩子们开始做饭。关萌萌说,日本孩子自己搭灶生火,虽然她和另外两个中国小孩不会,但她们看见别人怎么做后也上去帮忙,但削下来的土豆皮“比城墙倒拐还厚”。由于在吃饭时谦让,结果被日本小孩一抢而空,中国小孩没有吃饱。

  日本孩子吃完饭后,开始收拾垃圾。“老师和家长没教过我们要这样做,只是教我们不要随地吐痰。”不过关萌萌见状后,和其他中国孩子也跟着收拾垃圾。

  杨金华也发现了类似的问题:草原上没有厕所,中方小孩随地大小便了事,而日本孩子总会先用铁锹挖个坑,大便完后再用土盖上。

  在中方阵营中出现了重大状况———孩子们的背包带陆续断裂。“带子断了又抱不动,遇到下坡我们就把包滚下去。”关萌萌再次发现装备的差异:他们的背包背一会就坏了,但日本孩子的背包带又软又结实,还有铁架支撑;对方是专业的户外水壶,而他们的则是那种常用的塑料旅游水壶,水漏得厉害。

  走到天擦黑时,终于到了目的地。中午讲礼饿坏了,晚上就没怎么讲礼,吃了饭也没交流就开始洗漱准备睡觉。次日清晨再次出发,中方小孩有了前车之鉴,没有再一路走一路唱。在遇到吃饭时,关萌萌开始和日本孩子抢着吃。

  杨金华带队的东区里,中方一个小女孩发烧了,后来由车接走。而另外一名日本孩子高烧40℃,自己却坚持要继续行走。

  第三天下午,筋疲力尽的关萌萌眼前一亮,茫茫草原上扎了好几个大帐篷———大本营到了。次日上午,队员们在草原上骑马、合影,下午坐上了回北京的火车。

  

      现在

  一名支过教的人民教师

  作为80后的人民教师,关萌萌回看当年,12岁参加“中日夏令营”,关萌萌认为自己有很大的收获:这么艰苦的路走了下来,会搭帐篷、做饭,可以离开父母5 天,还能和其他小伙伴友好相处。父母对此也深感欣慰。不过,就在关萌萌兴致勃勃地向新同学们炫耀时,一篇叫《夏令营中的较量》的文章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它给我们制造了‘垮掉的一代’的标签,让我们这代在争议中成长。”关萌萌认为,孩子是家庭和学校的问题,孩子是无辜的,现在的她更能宽容学生们的缺点。

  另外,这位夏令营亲身参与者至今仍觉得有些“冤枉”:“文章中有地方失实,有地方被夸大了。”

  2009 年最后一天的晚上8点,北京星巴克望京店。“你能认出谁是我吗?”坐在记者对面的北京教师关萌萌,拿出了几张照片。其中一张照片已经泛黄,拍摄时间为 1992年的内蒙古大草原,一群孩子站在“中日少年儿童联合探险夏令营” 横幅下。另外一张是一名年轻女子在新疆支教的照片。

  生于1980年的关萌萌指着照片:”喏!前一张,穿墨绿色衣服的假小子是我。后一张,灰头土脸的老师是我。”

  身着白色羽绒服的关萌萌腰板儿挺得笔直,说话时眼睛会直视你,一口京腔,并伴随肢体语言,时不时会开朗地笑,又会有“喝咖啡会睡不着觉”的担忧———标准的小学老师范儿。

  1995年,关萌萌初中毕业考入了师专,2000年毕业后,进入北京一所小学任教。现在,作为北京望京实验学校《品德与社会》课的教师,关萌萌每天7点半到学校,上四节课,下午4点半下班回家,为丈夫做晚饭。

  2003 年,关萌萌结婚,丈夫是父母朋友的孩子,生于1977年,从事物业管理方面的工作。90平方米的房子是2005年买的,支付的全款,来自结婚收的份子钱、两个人的积蓄以及两个家庭的支持。婚后,她做饭,丈夫洗碗,两人属“平淡过日子型”。不过,就在婚后的一个星期,曾经的“中日夏令营”队员关萌萌做了一件 “不平淡”的事———报名参加支教。

  2004年2月,关萌萌来到新疆和田地区墨玉县第二小学。建立在沙漠中的小县城学校,要比儿时她在草原中看到的好得多:砖砌的平楼,有电有宽带,但沙尘很大,经常面对面说话都看不清对方的脸,风也很大,经常才洗了头,从一楼走到三楼就差不多干了一半。

  支教期间,学校外有个小饭馆,中午炒一盘鱼香肉丝,吃两顿,剩下的汤第二天早上用来煮面。学校的单间宿舍闹耗子,耗子被夹在粘鼠板上,关萌萌不敢自己取,于是半夜叫隔壁的男老师来帮忙。

  对年轻的关萌萌来说,最难以忍受的是寂寞。她除了上网就是看书,她把《血色浪漫》看了几遍,不喜欢钟跃民,认为能把“理想和现实很好结合”的张海洋更适合当老公。

  学生们问她北京有多大?她说,北京很大,有一环二环三环。学生又问:“北京的二环有我们县里的街长吗?”一次,一位当地老师问她:“你在北京,是不是经常看到明星啊?”关萌萌回话道:“从来没有。”这位老师非常惊讶,始终没有想通北京真有这么大吗。

  支教一年半后,关萌萌回到了北京。她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不会再像以前在单位里,哪儿看不顺眼就要说,经常惹得老教师不喜欢。

  “每个人都有支教梦。为何支教?也许是觉得偏远地区需要帮助,也许是想向父母证明自己不是大小姐?”关萌萌说,80后都是矛盾的———或多或少都有理想主义情结,但理想是什么,又不能追根溯源,也说不清道不明。

 

80后没有垮

  当时的夏令营中方辅导员杨金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同样认为文章“事实差距很大,修饰得过于理想化”。杨金华依然心存多个质疑:作者没有随行,也没有采访他。“较量”本身也是不公平的:中方30个孩子,只有10个是正常选拔,另外20个为“关系户”;中方都是四到六年级的小学生,平均年龄只有10岁。日方小学到高中都有,平均年龄要大三四岁。

  但即便如此,关萌萌、杨金华二人还是认为此文“功大于过”:“因为它使中国人,第一次正视独生子女的教育问题。”

  杨金华称,当年参加夏令营的学生们,现在有的当老师,有的在部队当军官,还有的在知名外企工作。他认为,这些被标签为“垮掉的一代”的孩子们,“通过时间证明,⒚挥锌濉薄?/p>

  关萌萌的父亲、北京朝阳区政协副主席关三多认为,任何一代“垮不垮”,都不是孩子垮,而是事关教育孩子的父母和老师。80后的父母经历了自然灾害和文化大革命,面对自己的独生子女自然当宝贝,所以孩子们独立性不强、意志力不坚定,是历史环境造就的。80后生在改革开放后,接触着多元文化,喜欢足球、流行音乐和网络,知识面比60后、70后都要丰富。现在很多80后已经崭露头角,在众多领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的确文章细节有少量表述不准确,事后已经更正。权威部门已经给出了‘基本事实成立’的历史结论。”《夏令营中的较量》作者、现为中国青少年儿童研究中心副主任的孙云晓称,他当初是希望通过《较量》一文让大家认识到中国教育的危机,相比国外孩子,双方在素质有什么差异,从差异中看问题。

  “80 后缺点明显,优点更明显,是优秀的一代。”孙云晓称,最初著文只是提出对教育的忧患。就像现在,孙云晓对教育的忧患依然存在:中国GDP在不断增加,但学生身体素质指标却在逐年下降;以前学校会组织大量的春游、夏令营,但现在的学校基本不组织了,因为怕学生出去出了事打官司。

【独家】《阿凡达》抄袭韩国色情片《麻姑》?多图!!

【独家专访】韩寒:而立?我在上海连像样的房子都买不起!

“最最基层民主自治”,为何失败?

  评论这张
 
阅读(7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